家長還沒下班,孩子就已放學,這成為困擾很多家長乃至全社會的難題。

近日,教育部遴選確定首批義務教育課后服務典型案例單位,并在系統內推廣有關典型經驗。通知還明確要求,中小學課后服務結束時間,原則上不早于當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時間后半小時。

這一舉措正是要解決家長燃眉之急。問題是怎么執行、效果如何,這也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服務

教育部遴選確定的首批義務教育課后服務典型案例單位,共有23個。

省級單位中江蘇在榜,江蘇省的小學從3月開始全面啟動課后服務工作。深圳位列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榜單,今年深圳市教育局印發《深圳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課后服務實施意見》,推動全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全面開展課后服務。

直轄市所屬區中,北京市東城區是一典型。區內84所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實現課后服務100%全覆蓋,近80%的學生參加了課后服務。浙江省金華市是地級市的典型之一,全市392所小學均開展課后服務,2020年以來全市從校外輔導機構“回流”學生11萬余名。

為解決孩子放學早、家長下班遲帶來的接送難題,多地積極落實教育部相關要求。三點半難題,全社會一直在試圖化解。

今年全國兩會,全國政協委員馬光瑜就曾建議,推遲小學放學時間,與父母下班時間相一致,讓學生做完作業再回家,減輕家長的負擔。

在年初教育部召開的一場發布會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即表示,各地要推動落實義務教育學校課后服務全覆蓋,每個學校都要做起來。課后服務在時間安排上,要求與當地正常下班時間相銜接。

此次教育部遴選確定首批義務教育課后服務典型案例單位,在通知中明確了四點要求:第一,推動課后服務全覆蓋,切實打通學校課后服務“最后一公里”;第二,課后服務結束時間原則上不早于當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時間后半小時。

對此,多地明確了課后服務結束時間,深圳、石家莊、南京等地均將課后服務結束時間定在18點,也有部分單位探索實行彈性離校制度,方便家長接送。

比如深圳,課后服務的對象,為義務教育階段公、民辦學校所有在籍學生;服務時間原則上為正常上課日下午放學后至18點止。

師資

家長省心了,不過有人提出疑問,老師和他的孩子怎么辦?

小學老師早上7點多到校,從早上7點多一直工作到晚上6點,開展課后服務工作,意味著教師的工作時間或將近12個小時。

延長課后服務需要教師的參與,這不能僅靠情懷驅使。教師群體也要得到保障,才能保障課后服務的質量。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要推進課后服務,就面臨教師的權利保障問題,不可能要求所有教師都有積極性。課后服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而是一個長期的事情,必須形成一種長效機制。

熊丙奇指出,一方面,教師可以自愿選擇參加或不參加課后服務。另一方面,如果學校老師不愿意參加,學??梢哉埿M獾睦蠋?,包括退休老師以及其他具有資質的老師,或者購買第三方服務來推進課后服務。

在《深圳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課后服務實施意見》中,深圳明確將整合各方資源,鼓勵校內在職教師和退休教師積極參與,或通過購買社會服務解決校內資源不足問題。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長王水發指出,解決家長接送孩子難題的同時,也要鼓勵本校教師參與并允許教師合理取酬。

此次教育部在通知中明確,建立健全以學校教師為主、校外專業人員或志愿者參與的課后服務師資隊伍,完善參與教師和人員補助政策。

開展課后服務面臨三個現實問題,第一個就是經費問題。熊丙奇指出,如果沒有充足的經費來保障課后服務,那實際上課后服務就會面臨教師缺乏積極性、以及課后服務質量不高的問題。

保障

課后服務大致有兩種模式,一是財政補貼成本分攤模式,另一種是政府購買服務模式。

政府購買服務模式,即所有課后服務的成本由政府承擔。深圳采取的是政府購買服務,所有經費由政府財政承擔。而且從2021年起,課后服務的生均費用從之前的350元,提高到1000元。

當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像深圳這般“豪橫”。由財政給一定補貼,由參與學生繳納一定的費用,是為財政補貼成本分攤模式。

升學規劃專家梁挺福此前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指出,要讓“課后服務全覆蓋”的要求圓滿落地,對于全國各地最急需做的是解決三大問題,第一就是托管服務經費投入問題。梁挺福認為,推動延長課后服務也是需要各地因地制宜的,畢竟各地的財政實力和能力不同,多數學校還是會優先保障解決家長接送孩子的最基本功能。

對那部分無法接送孩子的家長而言,學校提供課后服務解決了家長的基本需求。但也有一部分家長,對課后服務質量有更高的要求。

針對多地實行的成本分攤模式,由于家長真金白銀的投入,直接面臨著課后服務質量是不是能夠得到家長認可的問題。如果課后服務質量不高,這些家長可能就不太愿意讓孩子留在校園里面,課后服務也就無法做到全覆蓋。

熊丙奇指出,做到課后服務全覆蓋,必須要把課后服務的經費納入財政保障,而且這個保障力度應該是比較充足的。這是一大筆開銷,需要當地政府部門測算,測算課后服務需要多少經費納入財政保障體系。

熊丙奇認為,如果沒有上千億的全國總經費盤子的話,要推進課后服務,只能是停留在紙面上,或者說只有少部分地區能開展起來。

經費、師資、安全,將是開展課后服務的三大主要問題,其中經費問題又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