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小說家伊坂幸太郎說,“一想到為人父母居然不用經過考試,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本W絡時代,更為人耳熟能詳的版本是“父母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不需要持證上崗的職業?!?/p>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學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師。學生終將走出校園,家庭教育卻將延續一生。如果說,為人師表須通過教培考試,經過層層篩選,師德師風不良會被“一票否決”,按照同樣的邏輯推演,為人父母,身上是否也該有個合格章?

近些年,部分家庭矛盾日益凸顯。一邊是家長吐槽育兒不易,輔導作業心力憔悴,一邊是孩子被家長“雞”到崩潰,失去前進的成長動力。家長羨慕“別人家的孩子”,孩子也在心中向往“別人家的父母”??此泼懿豢烧{和,問題究竟出在哪里?

和一張白紙的孩子相比,在父母身上求解,似乎才是更加對癥的解藥。

近日,浙江教育廳答“父母持證上崗”建議受到廣泛關注。其中提到,杭州市上城區推行“星級家長執照”,基于數字家長學校學習數據,對“父母持證上崗”進行了有效探索。計劃2021年秋季學期開始,將在浙江數字家長學校試行家長學習積分制,待時機成熟時在全省推行。

面對“父母持證上崗”話題,戲謔調侃之聲不少。網友紛紛跟帖評論,“只聽說過營業執照,沒想要當家長也有了執照。只聽過給餐廳評星,沒想到父母也有了星級。什么樣的父母,配得上五星好評?如果評測只得了一星,會不會沒資格當家長?”

其實,持證是道門,修行在個人。推行“父母持證上崗”,根本目的不是為了蓋章定論,而是幫助父母樹立終身學習的觀念,不斷提升陪伴的質量,知曉溝通的技巧,建立和諧的親子關系。

以杭州上城區為例,2017年“星級家長執照”工程正式啟動,迄今已惠及22萬家長。單以數字論效用,不如通過實例看療效。談到如何成功持證“上崗”的經歷,杭州一位奶爸的講述就非常生動。

家有3歲萌寶的奶爸馬小民不懂溝通,總用強硬的語氣命令孩子,搞得家里雞飛狗跳。通過在“星級家長執照”學習平臺上觀看相關育兒視頻,他才懂得面對孩子,百煉鋼也要化為繞指柔。他學會用一句“寶寶,爸爸也累了,我們一起去喝水好不好”,輕松破解讓孩子喝水的難題。

可見,為人父母,是否順利通過拿到“執照”并不重要,關鍵是學會“化戾氣為祥和”,掌握科學的育兒之道。

事實上,讓家長“考證上崗”并非浙江獨創,成都曾推出“4 C”家長培訓制度,強調作為一名稱職的家長,應具備4個核心能力,即和諧關系、關愛身體、維護心理、引導學習。今年兩會上,全國政協常委、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也提出建議,通過家庭教育立法,讓更多父母“持證上崗”。

文憑不是一張紙,更應代表學習的能力。情同此理,聚焦“父母持證上崗”,討論也別偏離了方向。關鍵不在“證”,而在如何持續學習,怎樣用包容仁愛之心勝任父母之崗。當然,各地在設計相關制度時,也要避免加重家庭負擔,讓家長也能在快樂中學習,助力孩子健康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