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7個城市開設小學生暑期托管服務,對困難家庭優先照顧

澎湃新聞記者 喻琰 實習生 楊潔茹

暑假即將來臨,為了給雙職工家長解憂,近日,全國多地出臺了有關暑期托管服務的相關政策。

7月5日,澎湃新聞梳理發現,截至目前,北京,上海,湖北武漢,江蘇南京、蘇州,山東泰安,河南安陽等地,已出臺了相關暑期托管班政策。有學校將參與暑期托管服務工作量、教研創新等情況納入教職工工作評價考核。另有地方要求,暑期托管班請報名后每日堅持參加;無故連續三次不參加托管,將被取消參與資格。

北京對家庭困難學生免收費用,上海鋪設可視化設施

7月2日,北京市教育委員會官方賬號“首都教育”發布內容稱,北京市學生暑期托管服務將于近日啟動。通知內容提到,將由各區教委組織面向小學一年級至五年級學生的托管服務。

通知提及,各區教委本著公益、志愿的原則組織暑期托管服務,根據各區的實際情況,計劃以街道、鄉鎮為單位確定托管服務承辦學校,學生以就近的原則參加托管服務。

托管服務內容主要包括提供學習場所,開放圖書館、閱覽室,有組織地開展體育活動等。不組織學科培訓和集體授課。適當收取費用,對家庭困難學生免收托管服務費用。

7月5日,上海市小學生愛心暑托班正式開班。543個辦班點的數萬名小學生將于當日起,分兩批體驗“快樂不簡單”的愛心暑托班生活。

此次開展的愛心暑托班將首次在各辦班點統一鋪設可視化設施并進行聯網,由各級責任部門根據權限在線實時查看各辦班點情況,并對各辦班點的運行實況素材進行一定時間的留存備查。工作人員配備上,今年仍舊按師生比1:5左右向暑托班配備帶班工作人員,原則上每班按班主任1人,志愿者不少于7人配備。

  武漢優先考慮農村留守兒童,泰安將托管服務工作量納入考核

6月29日,湖北武漢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官方微博賬號@武漢發布通知稱,武漢啟動小學生暑期免費托管,從6月30日起憑學生和監護人身份證報名。全市共開辦193個市級暑假社區托管室和82個區級暑假社區托管室。

暑期免費托管的服務區域針對擁有武漢學籍小學生都可以報名,同時優先考慮假期農村留守兒童、外來務工人員子女、中低收入雙職工子女群體,無戶籍限制;而幼兒園及幼升小階段學生不在服務之列。

通知要求,為了體現公平誠信原則、珍惜公益活動資源,請報名后每日堅持參加;如確需請假,請提前與托管室工作人員聯系并說明情況。無故連續三次不參加托管,將被取消參與資格。

7月4日,據齊魯晚報報道,山東泰安市啟動小學生暑期托管服務。提供服務的學校為城區(市、縣)小學和每個鄉鎮的中心小學,小學生是否參加暑期托管服務,由學生和家長自愿選擇。

據悉,本次服務將分兩期進行,首期時間為7月12日至7月23日,第二期為8月2日至8月13日。學校將開放教室、圖書館、閱覽室、運動場地和社團活動場所。

報道提及,暑期托管服務承辦學校將按有關規定適當收取服務費用,該費用將全部用于對參與服務的教職工的補助,對家庭條件困難的學生,將免收服務費用。此外,報道強調,為了提高廣大教職工參與托管服務工作的積極性,各相關學校將把參與暑期托管服務工作量、教研創新等情況納入教職工工作評價考核。

南京面向困境青少年、網約車司機和快遞員子女,以及其他二至五年級小學生

澎湃新聞梳理發現,個別省市在開展暑期托管服務工作時,會優先考慮雙職工家庭、困境青少年、事實無人撫養兒童及網約車司機、快遞員子女等群體。

南京共青團官方微信公眾賬號于6月23日發布消息稱,為了緩解南京市小學生暑期“看護難”問題,引導和幫助他們度過一個安全、快樂的暑假,南京市“七彩假期”愛心公益暑托班于7月正式開班。

  南京市愛心暑托班報名聯系方式 來源:“青春南京”

開班時間為7月至8月,開辦一期,時間4周,招募對象為困境青少年、事實無人撫養兒童,網約車司機和快遞小哥子女,以及其他二至五年級小學生。辦班規模為每個教學點招生不超過30人,全市計劃開設21個班。課程內容由規定課程和自選課程組成。規定課程內容包括黨史故事分享、法治小課堂、交通安全知識課程及音樂課等,自選課程內容有身心健康、成長導航等。

蘇州新聞網7月3日報道,蘇州市文明辦在全市范圍內依托新時代文明實踐所(站、點)的載體資源,開設了1183家“家門口的暑托班”,為未成年人提供“教育”和“托管”相結合的公益性暑托服務,解決雙職工家庭無人照看孩子的實際困難。

澎湃新聞注意到,早在6月17日,河南安陽市教育局在其官網發布文件《安陽市教育局關于做好2021年中小學暑假工作的通知》,要求鼓勵學校暑假向學生開放,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鼓勵各學校將課后服務延伸至暑假期間,開放圖書館、閱覽室、操場等場所設施,為學生提供暑期自主學習、閱讀、體育運動及其他興趣活動。

對于多地開展暑期托管服務,不少網友在社交媒體平臺留言發表看法。有網友認為,“暑期托管班”挺好的,因為一個人在家無聊,爸媽也擔心。另有網友則擔心“暑期托管班”的開展一方面能減輕家長負擔,但另一方面卻也讓教師損失了寒暑假。